长谷川雪见

【东欧百合组】髮

*娘塔注意

直到达利娅翻出小时候的涂鸦,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记不清楚雅金卡长发的样子了。

孩提时期,她是在父母的带领下认识雅金卡的。那时的雅金卡是在充满爱与美好的环境里长大的,由于爱笑的性格,她倒是没什么仇人和宿敌,算得上是人见人爱。“欢迎来到我家,你就是罗利……罗利什么来着?嘛不管了,一起来玩吧!”明明是初次见面,雅金卡倒是很熟练的牵起达利亚的手。奇怪了,她可是听说雅金卡是个怕生的公主啊?这么熟练的牵手,难道是我记错了?达利娅不禁怀疑起自己的记忆力。还没等她从错愕中反应过来,雅金卡就拉着她的手在后花园里跑了起来。一直被父母教导着成为淑女的达利娅可谓是遭殃了,她必须得一边提着长裙一边大幅度的跑起来。“雅,雅金卡公主,请停下来。”本来就没怎么剧烈运动过的达利娅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雅金卡也终于转过了身,凑近盯着她的眼睛。“现在好点了吗?”达利娅被着无厘头的问题搞晕了,并且无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你想啊,刚刚见到你的时候,你皱着眉头,抿着嘴像是很不开心的样子。怎么样?活动完了之后是不是轻松许多?呃,我好像还没问你的名字……”雅金卡学着老者的样子摇着手指娓娓道来,只是说到最后的时候自信的笑容变成尴尬的干笑。自己真的是很失礼呢,让公主大人担心了。“达利娅·罗利纳提斯,请多关照,公主殿下。”“达利娅,你知道的,在我面前不用拘束,叫我雅金卡吧。”这一次,两个人是正式的握手。达利娅许诺不会忘记雅金卡有神的双眼,齐肩的头发,嘴角上扬的弧度以及花园里的花香。

少年时期,达利娅选择扎起头发,向她的父亲学习,成为一名骑士。然而事与愿违,他的父亲以“女骑士无法被人认可”的借口拒绝了她。自此以后,像是闹别扭一样,达利娅变得男孩子气,和男孩们一起玩耍打闹,并且舍弃裙子换上了裤子。尽管她还在继续学习着宫廷礼仪,但是以前的“淑女”形象却是一去不复返。反观雅金卡,头发上别着精致的发饰,侍女们变着花样的给她搭配、制作不一样的裙子。达利娅在和雅金卡说完这件事还有自己的想法之后,收到了这样的回答,“那你成为我的骑士就好了啊,想那么复杂干什么”。雅金卡坐在湖边,双脚伸到水里晃来晃去的。达利娅一度认为这是雅金卡的玩笑,不过自己把这个“玩笑”当做是目标一样的努力着。

青年时期,两人都迎来了青春期,而两个人的走向完全不同。一人为了向父亲表达决心而剪成短发,一人为了追求某个目标蓄起长发。雅金卡从不是在舞池中间活跃的焦点,她更倾向于在旁边休息,或者多吃一两块甜点,抑或是去阳台上吹吹风,尽管这是所有人都反对的消磨时间的方法,因为太危险,雅金卡却乐此不疲。即使没人拜托过达利娅,但达利娅总是不自觉的担起照看雅金卡安危的责任,久而久之,大家都默认了雅金卡身边的女护卫。“我说达利娅啊……”“怎么了,公主殿下?”两个人在舞池边上靠着墙随意地站着。“你是时候打扮一下了吧,这样会没有男生追你的。”正当达利娅感到不妙想要转身逃跑的时候,雅金卡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并且露出了意味不明的微笑。“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当晚,女护卫的惨叫声成为了“入场特典”,令人印象深刻。不过打扮好的达利娅和雅金卡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时,确确实实的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名媛们无论是发自内心还是为了礼节都纷纷前来感叹。雅金卡特意给达利娅配了一套浅绿色的抹胸长裙,知道她不习惯繁琐的东西雅金卡也就没选择需要裙撑的裙型。反正达利娅个子高,不用裙撑反而能得到效果超赞的垂感。“哼哼,女孩子就要好好打扮嘛。你看看你,多漂亮啊。”雅金卡一本满足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阿不对,挚友。上一次自己胯下生风的时候已经记不清楚了,达利娅甚是尴尬的摆弄裙子。虽说制作精细,也很好看,但自己总有种不安全感,再加上刚面对完那么多陌生人之后更是如此。偶然间的回眸达利娅看见了一名少年在盯着自己,看到自己看到他之后便手足无措的转移视线,想假装喝酒却被呛到。“或许那孩子对你有意思。”“别开玩笑了。还有谢谢公主殿下的裙子。”“我说你啊,很久之前就想吐槽了。在称呼上面那么执着到底为了哪般?我们是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之间叫名字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达利娅一如既往的笑而不语,知道挚友的性格,雅金卡只好叹叹气摇头。“看在我精心打扮你的份上……”雅金卡伸出左手,达利娅也了然地伸出右手,“达利娅·罗利纳提斯,可否邀您与我共舞一曲,公主殿下?”

加冕之前,发生了让两人生活变得翻天覆地的事情——雅金卡被劫走了。一国的公主被劫走,查找的效率可是比普通的案子快了不少。达利娅不眠不休的在城堡前等着消息,尽管她已经拥有骑士的水准,可社会是不会承认女骑士的,因此自己也不能第一时间赶到雅金卡身边。一天后,等雅金卡回来,所有人都发现原来的公主不见了,回来的像是只剩下一个空壳。她更是做了一个令所有人都不可理喻的事情——抽出一把骑士的佩剑将自己的长发给割了下来。“所有人都听好了,我将加冕成王!”
撇开佩剑,雅金卡将长发扔到地上后就一言不发的回去自己的房间,任凭所有关心她的人们前来敲门就是不肯出来,就连应该是“特例”的达利娅也是在两天后才进得了她的房间。雅金卡没有哭着和达利娅诉说自己都经历了什么,只是将之前最喜欢的发圈递给她。“公主殿下,你这是……?”“辅佐我,达利娅,我要成为王。”房间里的气氛瞬间变得很紧张,几秒钟的沉默后达利娅忽然干笑几声,后来渐渐地变成夸张的冷笑。重新变回女孩子,否定自己的努力,否定成为“骑士”的自己,将以另一个身份去辅佐她,而不是保护她。“我讨厌你,公主。”在自己失落的时候给了她目标,现在又让她前功尽弃。她盯着雅金卡的眼睛,看见挚友的双眸不像儿时那样纯真,表情也比以前更加坚定。这是第一次,达利娅摔门离开。
“身体比嘴巴更诚实呢。”雅金卡看着空荡荡的双手。

加冕之后,雅金卡立刻着手制定新政策,所有人都夸赞她是个贤明的君主。达利娅重新穿上裙子,开始游走于各个舞会上的时候,反应慢半拍的男士们终于注意到这个潜力股。齐肩短发,大方得体的举止,虽不及名媛那么老成,但在舞会上,达利娅算是一股清流。再加上达利娅以前有好哥们的基础,男士们更是对这个迟来的派对人士好感倍增,渐渐地,甚至有人开始求婚。“XX侯爵打算和YY公爵搞事情,小心点。”“好的~”表面上闹掰的两人暗地里联手成为了贵族富商和骑士不敢想象的噩梦。

战争来临,所有人又将自己夸赞过的女王推上浪尖,以“要对人民的安全负责”为借口一步步的把雅金卡逼上战场。“你一定要去吗?”达利娅靠在墙上漫不经心地望着窗外。“不得不去呢~”雅金卡穿戴盔甲的动作顿了一下,用轻快的语调回答道。达利娅回过头。她曾几何时看到过雅金卡陷入过危险?她甚至都没有看见过雅金卡有练过剑,没有锻炼过身体!而如今这样的她要亲自上战场,去杀敌。暂且不提她有没有杀人的觉悟,她能保护好自己吗?“可你的手在抖。”“……”雅金卡垂下眼睑,走过去抱住了达利娅。“虽然很害怕,但我还要回来吃你做的甜点呢。放心,很快就会回来。”
战争在人民的期望中开始了,雅金卡率领着军队冲向战场,而达利娅却被母亲锁在家里。和外界失去联系的达利娅内心总是不安着,她在意战况,她在意雅金卡的安危。一个星期过后,她听到门口的护卫聊天。“我们的军队也快不行了呢,虽然很顽强地抵抗着,不过总有一天会精疲力尽吧。”达利娅在好心的护卫帮助下终于逃了出去,她焦急地骑着马奔赴战场。情形简直是一边倒,战场的血腥味,硝烟味,泥土味,尸臭味无不刺激着达利娅的鼻腔。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她终于看见了雅金卡。她手撑着剑,整个身体摇摇晃晃的。“公主殿下!”达利娅下意识的喊了常用的称呼,跑向雅金卡的方向。再一步,再多走一步就可以握住达利娅的手,被她搂进怀里了。雅金卡快要哭了出来,拼命地想要挪动伤痕累累的身体。尽管视线很模糊,但她能看见达利娅在往自己这边跑过来。然而就差那么一步的距离,雅金卡的身体像脱了线的人偶一样瘫软下去。达利娅跪在地上,抱着雅金卡的身体,身上沾满了血,她分不清这是敌人的血还是雅金卡的血。雅金卡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眼睛也不自觉的阖上,她用最后的力气扯出一个微笑。达利娅将头抵着雅金卡的头,小声地啜泣着,期间还一遍遍的叫着雅金卡的名字。过了一会,达利娅再也按耐不住的时候,她终于大声地哭了出来。
她最后叫了几遍雅金卡的名字,可是已经没有人会回答她了。

“早一点叫雅金卡的名字就好了。”
很多次,达利娅都这么后悔着。如果儿时是由于父母教导的礼节而唤她“公主殿下”的话,那么为什么长大一点的自己也依旧固执呢?

达利娅想不起来雅金卡长发时候的样子了,在那个美好的,和平的,大家都温柔对她的时代。她只能想起初见雅金卡的样子以及雅金卡短发执政,被迫上战场的样子。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