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谷川雪见

Dover——虚假恋人

标题误导
此亚瑟非彼亚瑟
情人节,请耐心看到最后
*由于存档没了所以不走心地重写了一遍
以上。

———————————————————

弗朗西斯终于打算放弃了。

“亚瑟,我想我们需要谈谈。”

当亚瑟听到电话另一端传来与平时大相径庭的语调时,他愣了一下,不好的预感使他的食指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下。抿了下嘴唇,亚瑟仿佛听到自己说“好”的时候尾音有些颤。

咖啡厅靠窗的位置,是他们经常坐的位置。

“请来一杯红茶,还有一杯红酒,谢谢。”

令亚瑟感到意料之外的是,两人见面后,弗朗西斯并不像他想象中那般严肃,而是和平时一样与自己闲聊起来。

“弗朗西斯先生,请问你在电话里说的…...”

讲话的声音戛然而止,弗朗西斯脸上的笑容就那么僵住了。

“小亚瑟,你还要玩多久?”

“恩?弗朗西斯先生,我想我不是很明……”

“所以说你还要装作一副失忆的样子多久?”

注视着亚瑟的双眼里有许多亚瑟不能理解的情感。

哎?

“每隔一个世纪就会失忆一次,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面前的人再说什么?

“如果是因为我做错的话,那么我道歉。如果光是道歉不行的话,那么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你可以向我提出任何条件。”

请不要道歉。

“我真的,无法再强迫自己接受了。”

请不要露出那副表情。

“无论用何种方式,我都无法留住你的记忆。每个100年,看到你用陌生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我都是最难熬的。”

原来那天我看到你对我露出欣慰的笑容,仅是因为我是“亚瑟”吗?

“弗朗西斯先生,可以和我讲讲以前的事情吗?”

提出建议亚瑟并没有一本正经地看着弗朗西斯,而是选择扭过头看着玻璃外的景色。

一分钟的沉默,时间不算太长,但对于等待回答的亚瑟来说却是令他紧张地攥紧衣角。而对于弗朗西斯来说,一分钟足够让他整理好思绪,做出决定。

“好。”

几百年的事情叙述起来需要废很长时间,于是弗朗西斯尽力用最简单明了的语言去表达,但时不时从他身边走过的美女也会打断他的长篇大论。

儿时的亚瑟,别扭的亚瑟,狂妄的亚瑟,失落的亚瑟,悲伤的亚瑟……将每个时代,每个时期的亚瑟能描绘的那么栩栩如生,想必弗朗西斯先生一定很重视'亚瑟'吧。亚瑟端起茶杯,用茶杯挡住自己苦笑时勾起的嘴角。

在听的过程中,亚瑟不是将头扭过去,就是低着头,就是不看弗朗西斯的眼睛。而且越听,亚瑟脑海里的模糊的记忆就越清晰,虽然微乎甚微,但亚瑟能确定,弗朗西斯并没有欺骗自己。

等弗朗西斯讲完也临近傍晚了,口干舌燥的他将杯子余下的红酒一饮而尽。


“我大致明白了。说到底还是先生的错,竟然对自己的恋人说出那种话,'亚瑟'不可能不伤心吧?所以……”

“嗯?”

“我想当时'亚瑟'一定是这样想的,'如果你对这样的我不满意的话,那么我就变成其他人好了'。”

“!”

“而且经过刚才弗朗西斯先生的描述,我有一个问题。”

“您喜欢哪个'亚瑟'呢?”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