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谷川雪见

【仏瑞】我讨厌你

OOC特别严重,真的不骗你们。
写的也特别烂。
以上。
*・゜゚・*:.。..。.:*・'(*゚▽゚*)'・*:.。. .。.:*・゜゚・*

瓦修·茨温利讨厌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正如同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讨厌瓦修·茨温利一样。

~~~~~~~~~~~~~~~~~~~~~~~~~~

Chapter 1.

“从现在开始,这孩子就是你的随从了。”

某一天,国王将一名少年带到瓦修面前,如同命令一样不容置疑的一句话让瓦修只好“乖乖地”接受国王的“恩赐”,然后向自己的亲生父亲行君臣之礼。而站在国王身后的弗朗西斯清楚地看到瓦修的指尖因为过于用力而泛白。

Chapter 2.

“小瓦修,小瓦修?你看起来不怎么爱笑呢,多笑笑如何?否则就白白浪费这么好的一副面孔了。”
“安静点,吾辈在工作。有时间在那闲聊,还不如把处理好的文件送到各个大臣的手里。”

坐在窗沿上的弗朗西斯托腮看着因工作将近两天都没睡觉的瓦修。长叹一口气,弗朗西斯再清楚不过了,瓦修那倔强、固执的性格。

“知道了~但是相对的,瓦修你也休息一会吧。”
“什…!”

一个手刀下去,瓦修昏倒在桌子上。弗朗西斯小心翼翼地将瓦修抱起来放到沙发后,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他盖好。然后拿起桌面上的文件照瓦修的吩咐送到各个大臣的手里。

后来因为弗朗西斯送错了文件,瓦修头疼了好几天。

瓦修 茨温利讨厌弗朗西斯 波诺弗瓦,讨厌他对工作的态度不认真。
弗朗西斯 波诺弗瓦讨厌瓦修 茨温利,讨厌他那固执的性格。

Chapter 3.

“太慢了,王子殿下!快上来,这上面的风景很好哦。”
“所以说吾辈不懂你……别爬那么高!”

弗朗西斯站在树枝上眺望着远处的风景。因为正好赶上了夕阳西下的时刻,房屋、树木、道路都仿佛被红色的油漆刷了一遍。
而瓦修却是靠着树干坐在一根树枝上。正如弗朗西斯说的,上面的风景确实很好。再加上夕阳所带来的柔和的感觉,瓦修忘记要“教训”弗朗西斯的事了。

第一次以这样的视角看平时早已看腻的风景,瓦修不禁勾起嘴角。弗朗西斯看着瓦修的侧颜,刚探出手却因为失去平衡而掉下去。

“呜啊啊——”
“都叫你不要爬那么高了!”

愣了一下后,瓦修借着踩树枝的反作用力也跟着跳了下去。抓住弗朗西斯的手,瓦修将他搂进怀里然后自己背部朝地摔到地上。

“瓦…修…?”

完全没料到瓦修会这么做的弗朗西斯直到瓦修的后背亲吻大地母亲的时候才反应过来,震惊之余就直接叫了瓦修的名字。

“嘶!如果有下次的话吾辈一定会亲手宰了你。”

而被弗朗西斯压在身下的瓦修明显没好到哪去。倒吸一口冷气,瓦修在弗朗西斯的额头处轻轻地敲了一下。

“不不不。王子殿下你重点搞错了吧?你等着,哥哥我把药拿过来。”

完全反应过来的弗朗西斯连忙从瓦修身上起来,刚迈出第一步就被瓦修接下来的一句话定住了。

“你,是吾辈的子民;而保护子民是吾辈的工作,所以吾辈并没有搞错重点。”

胸前没有重物压着,瓦修的呼吸顺畅了许多,疼痛也减少了一点。躺在草地上,瓦修还不着急起来,就顺势看着渐渐披上深蓝色外衣的天空。

“败给你了败给你了,真像是你的风格啊。不管怎样先去找医生。”

瓦修 茨温利讨厌弗朗西斯 波诺弗瓦,讨厌他总是让自己操心。
弗朗西斯 波诺弗瓦讨厌瓦修 茨温利,讨厌他将自己归类为“子民”。

Chapter 4.

“那个臭小子!嗝,竟然抢走了吾辈的妹妹。嗝!一定是靠了亚瑟那混蛋的巫术才……”
“小瓦修你喝多了,来,快去休息吧?”

弗朗西斯的视线在衣衫不整的瓦修和桌面上一堆空荡荡的红酒瓶之间徘徊着。

“吾辈没有喝多,吾辈不要去休息!”
“唔—!”

嘴唇上突然传来湿润的触感,在意识到那是瓦修的舌头之后弗朗西斯推开了瓦修。瓦修顺势向后一仰就要倒在地上的时候,弗朗西斯将他拽回了怀里。

“真是…如果在你面前的不是我,你也会这样吗?不好,想多了,要赶紧让王子殿下睡好觉才行。”

一种陌生的情绪在弗朗西斯心底里酝酿。

第二天会想起一切的瓦修发现自己完完整整地躺在床上瞬间安心。而弗朗西斯因为冲了凉水澡感冒了。

瓦修 茨温利讨厌弗朗西斯 波诺弗瓦,讨厌他对自己无条件的温柔。
弗朗西斯 波诺弗瓦讨厌瓦修 茨温利,讨厌他对妹妹的态度不同于任何人,讨厌他醉酒后的失态。

Chapter 5.

“弗朗西斯 波诺弗瓦,我以王国第一王子的身份命令你回国申请增援!”
“我拒绝,哥哥我本来就是被国王派来保护你的安全的。该回去的应该是小瓦修。”
“不要任性了!”
“任性的是瓦修你才对!身为一国的王子,你应该是受到保护……”
“王子不是用来摆设的,身为王子就应该挺身而出为了自己的国家、子民而战!”
“所以说小瓦修你那毫无价值的自尊心和固执的理念到底是从哪来的?!只有好好地活下去才有希望更长久地为你的国家、为你的子民而战斗啊。”
“你的意思是,我这次会死?”
“希望渺茫。我方只有1万的精英部队,而敌方却有5万甚至以上。地形上也是我们的压倒性的不利。所以……”
“所以才需要你去申请援兵的帮助。放心吧,吾辈是不会死的,吾辈还没看到妹妹的婚礼呢。”
“……好。”

“哈啊,这次真的和你说的一样呢,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也不知道当时中了什么邪就答应了他,兴许是因为那个笑容吧?抑或是他的约定太过真实?
如今他攥着上面写着瓦修战死在战场并且被敌方斩首示众的纸条,身后是为了帮助瓦修而赶来的零零总总的3万武装部队。

“为了逝去的瓦修 茨温利,为了我们的王子殿下,前进!”

瓦修 茨温利讨厌弗朗西斯 波诺弗瓦,讨厌他占满了自己死前最后的意识。
弗朗西斯 波诺弗瓦讨厌瓦修 茨温利,讨厌他的谎言,讨厌他为了国家和子民而进行的“大义”。

Chapter 6.

“这个给你,第一次做所以不太好。不许嫌弃,这个就当作我们之间羁绊的证明。”

那时还年幼的他们。

那时还尚未明确的思绪。

那时还未了的心愿。

“骗子…说好的,不会死呢?”

弗朗西斯握着当初瓦修送给他的怀表,在躺椅上隐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

“爷爷,那个怀表里的人是谁?”
“这个人是我们国家最伟大的王子殿下哦。”

弗朗西斯笑着揉了揉他孙子的发顶。

Chapter 7.

瓦修·茨温利讨厌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正如同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讨厌瓦修·茨温利一样。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