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谷川雪见

APH【寻找失去之物】

北美双子亲情向

*・゜゚・*:.。..。.:*・'(*゚▽゚*)'・*:.。. .。.:*・゜゚・*

阿尔弗雷德对他兄弟的印象少得可怜,甚至没有“自己是有兄弟的”这个概念在脑海里。事实上,阿尔弗雷德是刻意强迫自己这样的。只有这样他才可以放轻松点。

和大多数小说里狗血的剧情一样,他和他的兄弟因为父母离异而被送往孤儿院。然后因为养父母的一句“抱歉”,两人就此分开再也没见过面。阿尔弗雷德到现在还能记住的只有他那兄弟的烟紫色双瞳罢了,还有他兄弟留给他的唯一一件东西———一个指南针。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阿尔弗雷德养成了一个爱摄影的习惯,将一切记录在镜头之内。兴许是因为他不想再遗忘掉什么事情。

上了大学之后,阿尔弗雷德特意选了和自己兴趣相关的摄影专业。每次老师留的作业也让他乐在其中。在球场上的热情与作品内的深沉的感让他的老师和同学都大吃一惊。尽管他的同学都认为他是那种静不下心来去拍摄的人,可是他们不得不承认,阿尔弗雷德的想法比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位都要大胆、新颖。

不过这次老师留的课业令自诩为HERO的阿尔有些棘手。“寻找失去之物”是什么鬼,HERO可没有丢过什么啊?零食在,游戏机在,相机在,什么都没有丢啊?

本着出去散散心就会找到灵感的原则,阿尔弗雷德还是扛着自己的大单反寻找素材了。

[下午 无名的市民公园内]

“虽说是为了找灵感而出来,但是在这样一个从来没来过的地方HERO能找到什么"失去之物"啊?”

通过取景器环顾四周阿尔弗雷德无意间立下了一个大大的flag。

在镜头转向一片花园的时候,他的手瞬间僵硬了起来。将自己的视线从取景器内移开,阿尔摘下自己没有度数的眼镜揉了揉眼睛。然后像是为了确认什么一样,阿尔弗雷德连忙将镜头拉近。

镜头内呈现出两名金发男性的身影,但是阿尔弗雷德在意的是其中一位。将镜头拉到最近,阿尔弗雷德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面孔,那个人有着和他兄弟一样的烟紫色双瞳,并且一如既往的清澈。

“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阿尔弗雷德头一次鼻头一酸,有种想哭的冲动。

身体总是反应的比脑袋快一些,阿尔顺着路大步跑向那个人的方向。阿尔一只手扶着单反让它保持平衡,一只手松了松脖子上的围巾。

马上,马上就可以见到了!再快一点,跑得再快一点,我的脚!

马修还在和弗朗西斯聊天的时候,突然被人拽到一个怀抱里。距离之近让马修清楚地感受到阿尔弗雷德稍显急促的呼吸在他耳边,围巾上毛茸茸的触感令马修有点想打喷嚏。事发突然马修也不知道作何反应。

“请问,您有没有一个弟弟?”
“哎?”

阿尔怀内的指南针正好指向马修的方向。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