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谷川雪见

【加英】上


一名金发的男士躺在自己床上,然后呢?他是谁?自己的床?自己又有什么理由这么坚信呢?自己……又是谁?名字以及长相全都是未知的。

“我”环顾四周,一切都是陌生的。对于陌生环境的恐惧使这个空间看起来像是以自己为中心向四周扩大着。相反的是,自己的脖子如同被一条看不见的绳索紧紧勒住一样,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到最后甚至有些喘不上气。

几个深呼吸后,“我”静下心来再细心地看了眼所处的空间。发现墙上贴满了照片,都是关于两个人的,照片中的两个人笑的都十分开心。仔细对比了一下躺在床上的人,和照片里的一名男子的长相,能轻易地推断出他们是同一个人。

“去书桌前看日记,你会明白一切的。”

写着相同内容的纸条被贴在各个地方,墙上、地板上、窗台上、甚至是天花板上,这一切就像是……就像是怕“自己”看不见一样。

为了不吵醒身边的人,“自己”将动作放缓,轻轻地下床,在小熊拖鞋和小猫拖鞋中间犹豫了会后,毅然决然地穿上了小熊拖鞋走向离床不远的书桌。

书桌上有很多杂乱的物品,咖啡杯、茶杯、电脑、一个镜子、一个笔记本电脑、一摊写满了看不懂内容的纸张、还有各式各样医疗相关的书籍。但是在如此乱的书桌上,“自己”还是一眼找到了日记。

Arthur Kirkland, Welcome Back.

TBC.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