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谷川雪见

【加列】(下)


Trust me,很差、很差,很可能会毁了阁下们心目中的马修和诺拉,现在走还来得及。
匆匆忙忙赶出来的,毫无质量可言。
不会用标点符号,分段也分的乱七八糟的。
☆列支酱生日快乐daze☆

*・゜゚・*:.。..。.:*・'(*゚▽゚*)'・*:.。. .。.:*・゜゚・*

“那个,马修先生,我是列.支.敦.士.登。”
软糯的女声从门外传来,马修努力地从脑海里找出关于列支的记忆。没记错的话,是瑞.士先生家的孩子吧?非常腼腆的女孩子呢,但是万一被瑞.士先生知道就麻烦了啊,自己不擅长应对他呢。
“是列支小姐啊。抱歉我现在不太方便,能改天再来吗?”
“但是……马修先生已经有一周都没有参加世界会议了,我很担心您。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请告诉我吧。”
就算平时给人一种柔弱的感觉,可是该挑明自己想法的时候,诺拉是不会选择沉默的。所以面对马修委婉的逐客令,诺拉并没有照做,而是将自己的来意说出来并且表明立场。
马修没有想到的是每次开世界会议的时候,诺拉总会先到处寻找自己的身影,确认好自己的到场后再专注于世界会议上。
关于这件事情,瓦修是知道的,一开始他还想叫诺拉不要分心,专注于世界会议上并且发表自己的见解。可是每当看到诺拉放心之后露出的笑容时,瓦修还是默默地放弃了。久而久之,诺拉也养成了这个习惯。
“列支小姐……”
自己原来有被注视着啊。
马修的手在不知不觉间放到了插在门孔里的钥匙上。
手,是什么时候放上去的呢?或许这反映了我内心真实的想法吧。想要被更多地注意到,想要多和列支小姐聊天,想要……
门,打开了。
原本低头不安地看着自己鞋尖的诺拉将视线上移,然后条件反射般地后退一步。站在她面前的,不是平常会微笑,衣着整洁,时刻给人一种阳光,温暖的感觉的马修。凌乱的发型,上衣的扣子也扣错了好几个,休闲裤也穿反了,脚上的拖鞋也不一样,脸更是比之前颓废了几分,这和平日里的马修大相径庭。
“马修……先生?”
诺拉不相信站在她眼前的就是马修,想要再问一次得到否定的答案。
“嗯,是我。列支小姐一定是被吓到了吧?抱歉,现在的我并不能好好的整理自己的衣物,也不能好好招待你。”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诺拉捂住了嘴巴不让自己叫出来。与此同时,诺拉发现了,马修的眼睛从原本清澈发亮的紫色,变成了暗淡无光的淡紫色,甚至有些发灰。
“……马修先生,发生什么事了?”
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感情,可是问话的时候,诺拉的声音还是忍不住颤抖起来。脑内已经联想出多种可能性,有一种最大,也是诺拉最不想承认的一种可能性在诺拉脑内闪过。
不,肯定不是这样的,请……请不要这样……
“如你所见,我……已经看不到了。”
马修装作轻松的样子,不想让诺拉知道自己是有多么恐惧一片漆黑的世界,更不愿诺拉为了自己而担心。
残酷的事实被马修本人说出来,诺拉觉得眼前一黑。
果然……吗………
下一秒,身体比大脑运转得更快,列支抱住了马修,后来在回忆的时候,这大概是她一生当中做过的最勇敢的事情了吧?
“马修先生,您这个……大笨蛋先生!一开始就这么说不就好了?这种事情应该大家一起解决啊!”
“哎?列、列支小姐?”
“您总是这样,默不作声,不向别人获取帮助,但是啊,偶尔也来依靠一下我们吧。”
将头埋在马修胸前的诺拉带着哭腔将憋了许久的话在这一刻全部倾诉出来,马修中途想要插嘴也没有机会。
“综上,我,从今天开始照顾您了。请多指教。”
“哎??!”

【数日后】

“喂红酒混蛋,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头顶隐约爆着青筋的瓦修满色不善地看着弗朗西斯。
“嘛嘛,别生气啦,瑞.士。”
弗朗西斯自动过滤掉了瓦修那凶狠的眼神,自来熟般的揽住了瓦修的肩膀。
“放手!你最好将你家弟弟拐走吾辈的妹妹的事情解释……唔!”
“瑞.士君还真是个小刺猬呢。都说了别生气啦,大不了,我赔你个哥哥?”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