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谷川雪见

【仏加】雨相关的小故事

#APH加相关深夜60分#
崩了,崩了,两个人崩的碎碎的
打人不打头不打脸,嗯【逃

*・゜゚・*:.。..。.:*・'(*゚▽゚*)'・*:.。. .。.:*・゜゚・*

摘自百度百科:由于近海,新斯科舍的气候暖湿而多雨,每年有140日无霜期(Frost-free Days)在加拿大算是和暖的省份。
~~~~~~~~~~~~~~~~~~~~~~~~~~
新斯科舍省多雨这点马修是知道的,可是由于昨晚陪阿尔看恐怖电影看太晚的缘故,今早起来迷迷糊糊中就忘了带雨伞,所以造成现在的状况也不能满怨别人,只能自认倒霉。
“偶尔淋淋雨也挺好的呢。”
认为这样做很有加拿大风格的马修就这么愉悦地决定了,暂时将烦恼都抛到九霄云外。然后哼着小时候弗朗西斯教给他的曲子,将手背在身后一步一步慢悠悠地在小路上走着。
原本的毛毛细雨转眼间变成了倾盆大雨,马修也不得不放弃这难得的淋雨经历,四处寻找着躲雨的地方。兴许是不幸中的万幸吧,在离马修不远的地方,一个早已关了店的建筑物出现在马修的视线内。加快脚步,马修站在屋檐下躲雨。
雨势完全没有减小的预兆,刚刚被淋得半湿的马修开始后悔自己方才所做的愚蠢的行为,体温渐渐地下降,头也有些发晕。心想不妙的马修想让阿尔帮自己送下伞。
“嘟嘟~嘟嘟~”
“呀!!!HERO才不怕呢,骚扰电话outtttt!”
在恐怖电影演到高潮的时候,阿尔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因为害怕到一定程度而不敢起身去接电话的阿尔只是更加用力地抱紧了怀里的Tony,并且一厢情愿地认为那是骚扰电话。
“不接呢,反正又是在看恐怖电影吧。”
身为阿尔的哥哥,马修理所当然地明白阿尔一举一动代表着什么。对于这样的弟弟,马修只是无奈地笑了笑。
“亚瑟君现在一定在忙着处理国内的事物吧,不太好麻烦他呢。只好…..拜托弗朗斯尼酱了呢。”
送伞这种小事也不能麻烦其他人,马修用排除法从和自己亲近的人当中最后筛选出弗朗西斯。事实上,自从法国输掉了七年战争以后,马修就不太擅长与弗朗西斯相处了。犹豫再三,马修还是拨通了那个人的电话。
“啊、啊诺,弗朗西斯先生?”
“嗯哼?怎么了,我的小马修,打电话给哥哥我有什么事吗?”
“是的。我忘了带雨伞能不能麻烦您,啊嚏!麻烦您帮我送趟雨伞呢?”
“没事吧,马修?!我现在就过去,你在哪?”
“新斯科舍省xxx xxx xxx xxxroad。”
“好的,我马上过去,不要乱走哦。”
听到马修的声音比平时更加弱之后,弗朗西斯推掉了和一个女人的约会,找到遗忘在角落里的雨伞后连香水都没喷就出门了。
另一边,马修被弗朗西斯的态度感动到了,揉了揉鼻子,开心地笑了出来。
在等待弗朗西斯的过程中,有不少人同马修一起站在屋檐下避雨,但是又马上被恋人或者家人接走,一直在屋檐下的只有马修一个人,孤零零地抱紧双臂获取温暖。
说起来,弗朗斯尼酱好慢啊。
跟刚刚不同,马修的体温开始逐渐升高,就算带着眼镜也看不清眼前的东西了。
有些累了呢,靠墙休息会吧。
马修靠着墙坐下来,双手抱膝等待着弗朗西斯的到来。但是这么一放松,原本就有点感冒的马修就直接睡着了。
“哈啊,抱歉马修,我……”
雨停了之后才姗姗来迟地弗朗西斯扶着膝盖喘气,看到一个人靠在墙上睡着的马修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有些揪心。
“让你久等了,马修。”
弗朗西斯将马修公主抱抱到车上,然后轻轻地在马修的额头亲了一下。
“没关系的,弗朗斯尼酱……”
因发烧而昏睡过去的马修不知道梦到了什么,低声地梦呓着。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