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谷川雪见

【仏英】


自己为何会出现于此?
哦对,是因为接了红酒混蛋的电话。
内容呢?
记不清了,但是…好像是关于一个地点的事情。
为什么,看不清他的面容了呢?
………
~~~~~~~~~~~~~~~~~~~~
“喂红酒混蛋,把我叫到这里你自己却不在是什么状况?!你最好给我个满意的回答!你知不知道现在已经很晚了?”
手机的荧屏上,显示着23:59的字样。
“别着急嘛原不良先生,马上就知道了。”
“你…”
在00:00的时候,原本陷入沉寂的埃菲尔铁塔由于交织在一起的橘色和绿色的灯缓缓地亮起来,像是重获新生一样矗立在那里。绿色的灯光就如同亚瑟的眼睛一般。说不吃惊是假的,亚瑟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只能呆呆地站着,尽管手机就放在自己的左耳边,但是所有的言语都被遗忘在脑后。
“Happy birthday,小亚瑟。”
弗朗西斯在亚瑟的右耳吹口气,耳语道。条件发射地捂住右耳,亚瑟的身体抖了一下。
“红酒混蛋你…唔!”
虽然收到这么一份生日礼物自己很开心,但是耳朵…耳朵是绝对不能碰的啊!这么想的亚瑟刚开口就被弗朗西斯kiss了。信息量太大亚瑟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好顺着他的意思。
“唠叨的话明天再说吧,嗯?”
弗朗西斯像恶作剧般的孩子一样笑了起来,拉着亚瑟的手走向埃菲尔铁塔。这个时间段应该关闭的铁塔被弗朗西斯用一些特殊手段开开了,供电方面也运转正常。
坐着观光电梯来到最高层的瞭望台,天气很好,并没有太大的风吹过。
俯视着夜晚的巴黎,路灯描绘出一条条道路,然后绘制成一张地图。看着这样的风景,亚瑟也难得没有和弗朗西斯拌嘴,而是选择安静地欣赏着美景。
“至少在最后,哥哥我也…。”
亚瑟疑惑地回头,然后自己就从瞭望台掉了下去,最后一件亚瑟发觉不对的事是弗朗西斯的手里攥着一张白纸。
~~~~~~~~~~~~~~~~~~~~
“啊———!”
从床上猛地坐起来,亚瑟抓紧了被子。
原来…是梦啊。安心下来的亚瑟看了眼躺在自己身边的弗朗西斯,然后躺回去继续睡。












【前方核能,非战斗人员请赶快撤离!】

















【不是开玩笑的!】













【既然你真的想继续看下去…】











【那就看吧】












“小亚瑟…快点醒来吧,哥哥我保证以后都听你的,不和你吵架也不乱去勾搭女人了,所以…所以…拜托了,睁开眼睛吧………”
弗朗西斯抓着躺在病床上的亚瑟的手,哽咽着,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
病房门口写着亚瑟·柯克兰的名字。



不接受谈人生(´・ω・`)

评论(1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