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谷川雪见

APH【法贞/洛法】

严重OOC,不接受谈人生。
文笔渣到爆。
能接受以上的人请慢慢食用。
*・゜゚・*:.。..。.:*・'(*゚▽゚*)'・*:.。. .。.:*・゜゚・*
“法w国先生,大事不好了!洛w林小姐不见了,不管到哪里都找不到她!”新来的秘书慌慌张张地冲进弗朗西斯的办公室,甚至忘了要事先敲门的礼仪。大口地喘气,头顶也出了些汗,看得出来这位秘书已经走头无路才跑过来找弗朗西斯。
“是Leo啊,不用这么紧张,她应该是罢工去了吧。对了,今天几号来着?”
“法w国先生…”虽然已经习惯弗朗西斯平时懒懒散散的样子,可是面对自家地区不见了还能如此淡定地坐在椅子上的态度令Leo有些不悦,看着从进门开始就一直背对着自己的椅背,Leo皱起了眉头,“今天是5月30日,法w国先生。另外,我还有些工作没有处理,先告辞了。”转身将门关上,Leo继续去找洛w林。
“5月30日啊…难怪洛w林会罢工呢。”
将椅子转回去,弗朗西斯想起了584年前那个少女在火中微笑地说出“为了法w兰w西,我视死如归”的话。拉开右手边的抽屉,将里面放着的锁和钥匙取出来。那么哥哥我今天也罢工好了w
弗朗西斯驾轻就熟地来到了塞纳河艺术桥,手扶着护栏一步一步走到桥中心的位置,然后看着眼前的塞纳河发呆。当初自己眼睁睁地看着她被英国人予以火刑,将她的骨灰扔到塞纳河里。那时,大概是自己最为无力的时候吧,连自己的心爱之人都救不了。在历史的长河里,贞德的出现就像是光一般拯救了最为黑暗的法w兰w西,而自己呢?却连一个少女也救不了,明明她的命运不该是这样的。
“…”
洛w林站在弗朗西斯的身边,手里抱着一束鸢尾花,与弗朗西斯不同,洛w林低头看着塞纳河面上的倒影。没有人说话,如同事先说好了一样,沉默地在为贞德追w悼。
“小洛w林…”
弗朗西斯想要像平时一样和洛w林打招呼,但是突然发现自己怎么也不能露出一个自然的笑容,只好放弃。看着女孩头发上别的洛w林十字架的发饰,弗朗西斯觉得很是讽刺。
“不是你的错。贞德姐姐和我说过,‘弗朗西斯就拜托你了。’所以不要这么愁眉苦脸的,拿出一个法国男人的样子啊。”
没有抬头看弗朗西斯,洛w林自顾自的开始说了起来。就算她的外表再怎么像一个小女孩,可是她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身为地区的自己也是经历过种种战争和离别的。起初自己也恨过弗朗西斯没有救贞德。后来她才明白,身为国家,身上要背负着多少。
“…”弗朗西斯有些惊讶地看着洛w林。贞德让洛w林照顾的不是“法w兰w西”,而是自己吗?也是呢…怎么可以让女性担心自己呢。牵起洛w林的手,弗朗西斯露出了平时的笑容,“回家吧。”
看到弗朗西斯解开心结,洛w林也很开心。将头扭到一边,轻轻地回握住他的手,同他一起回家。
今年也没能将锁挂在桥上呢,不过…在那之前,愿你晚安。
谨献给逝去的贞德小姐和爱着她的人。
~~~~~~~~~~~~~~~~~~~~~~~~~~
注:
贞德的骨灰被扔到了塞纳河里。
洛w林是贞德的故乡。
洛w林十字架象征自由。
鸢尾花是法w国的国花,文中拿的是黄色的,表示热情开朗、友谊永固。
塞纳河艺术桥有将锁固定在桥上然后将钥匙扔到河里表示“忠心”的传统,但是现在锁已经被移除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