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谷川雪见

APH洪普【其实是土豆兄弟

忘了茶会是怎么变成舞会的,基尔伯特一个人靠在墙边看着其他人。罗德里赫一身白色西装弹着钢琴想表达自己对现在状况的不满;弗朗西斯做了甜点给大家吃,顺便在物色可爱的女孩子们;亚瑟也不甘心地想展示一下自己的手艺,啊,幸好美w国那个憨八嘎阻止了他,可喜可贺可喜可贺;west在看着小费里以防他喝醉;伊丽莎白在会场里转悠。喝了口红酒,基尔伯特望着天花板吊着的水晶灯发呆。
路德看到这样的哥哥有些心疼,招手将伊丽莎白叫过来之后两个人说了几句话,期间伊丽莎白还不停地将视线在他和哥哥之间徘徊,还不怀好意地笑了笑之后点点头。
“kesesesese~本大爷今天也帅的像小鸟一样。”
“怎么了?在这种地方是为了逃避没人陪的事实吗?”
伊丽莎白不知何时走过来和普鲁士一起靠在墙上调侃道。
“呜啊,你个男人婆是什么时…!“
话没说到一半,意料之内的被打了一拳,基尔伯特吃痛地捂住了肚子。
“男人婆这个词对淑女来说可是很失礼的,那么…你知道怎么赔罪吧?“
收回拳头,伊丽莎白回到了平时邻家大姐姐的状态,微笑着冲基尔伯特晃了晃手指。
“切…那么,可否与我共舞一曲呢,这位女士?”
执起手伊丽莎白的手,基尔伯特颇有绅士风度的询问她。
“当然!”
随着基尔伯特一起来到了舞池,给罗德里赫和安东尼奥一个眼神之后,演奏者变成了安东尼奥,欢快的舞曲响起。伊丽莎白领基尔伯特跳舞。
“撒,这么欢快的舞曲可不适合一个人跳啊。”
舞池中,基尔伯特与伊丽莎白共舞。
舞池外,路德维希看着哥哥的笑颜也安心地露出了笑容。执起酒杯,一干为敬。
为普w鲁w士干杯。

评论

热度(9)